马斯克:天天骂我,吃点药吧

小二 354 0

孙鸣远

不过伴随着笔者高强度地关注马斯克推特,发现最近这位著名的“马大嘴”再次捅了马蜂窝,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网友,一直在对马斯克的近期言论争论不休。

“黑心的资本家”“无良老板”等诸多标签成为了马斯克的新称号,尤其是前几天他突然发了“Take the red pill”这样一条信息后,更是被人称之为“歧视女性”。

(“吃红色药丸吧”)

(“吃红色药丸吧”)

关于马斯克的消息争议大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不过这次风波不仅涉及到了“资本黑暗”,还触及到了“女性权利”这一敏感话题;此外牵扯进该风波的人,除了马斯克本人,还有诸多名人,例如特朗普、特朗普女儿、州长、阿拉米达县(Alameda County)官员、电影制片人等。

事情从开始到发酵,相关舆论可谓是一团乱麻,尤其是对马斯克本人的批评不绝于耳。如果不是笔者一直关注着马斯克的推特和自己做了些调研,很可能也就听信了“主流媒体”的声音。

争议前后

故事的开始,要从特斯拉2020 Q2财报电话会议(北美4月29日下午4点)说起,当时马斯克在Q&A环节回答摩根士丹利研究员的提问时,被一个“钩直饵咸”的钓鱼问题骗了,毫不犹豫地讲出了自己关于“疫情期间禁足令”的看法。

称“如果人们想呆在家里,那没问题,他们应该被允许待在家里。但如果他们被强迫待在家里,一旦出门则面临逮捕,这样与法西斯有何不同呢?这不是民主,更谈不上自由,请把自由归还给美国人民”

(违反禁足令的将面临罚款、监禁、或两者并行,阿拉米达县健康部门发布)

(违反禁足令的将面临罚款、监禁、或两者并行,阿拉米达县健康部门发布)

(会议后马斯克的其中一条推文)

(会议后马斯克的其中一条推文)

一时间,几乎所有新闻头条都以“马斯克称疫情期间待在家里,是法西斯行为”为标题,并以马斯克想让员工“不顾生死”复工为由,谴责这一行为。

但毕竟这件事只是“口头说说”,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,所以相关的讨论热度也就很快过去了。况且这期间马斯克的“特斯拉股价太高了”“我要卖掉自己所有豪宅”等言论,加上马斯克迎来第六个孩子,更是将前面的热点淹没……

然而马斯克并非只是“说说而已”。5月8日(北美时间)马斯克称工厂计划在次日开工。

然而马斯克并非只是“说说而已”。5月8日(北美时间)马斯克称工厂计划在次日开工。

但是阿拉米达县告知特斯拉不能开工,并称“特斯拉不允许复工,恢复全天工作行为将可能导致极大危险,可能发生的患病突增不仅会影响稳定局面,还可能导致健康和医疗系统崩溃。”

弗里蒙特工厂所在地阿拉米达县发出通知,把“禁足令”从原定的5月4日(北美时间)解除,改为5月31日解除(北美时间)。

接下来事情就比较魔幻了。由于阿拉米达县政府的规定,特斯拉无法正常复工,且与当地政府和卫生医疗部门交涉无果后,马斯克说:“老实讲,这是已经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。特斯拉将会把总部以及以后的项目迁移至德克萨斯州或内华达州。我们是否将弗里蒙特工厂保持继续运营,要看特斯拉在将来被如何对待。特斯拉是加州最后一个汽车制造厂商了。”

然而情绪激动的隔空谈话,并没有得到阿拉米达县官员的“服软”。

然而马斯克并非只是“说说而已”。5月8日(北美时间)马斯克称工厂计划在次日开工。

然而马斯克并非只是“说说而已”。5月8日(北美时间)马斯克称工厂计划在次日开工。

不过得到了弗里蒙特市长Lily Mei的“首肯”。(注:弗里蒙特市隶属于阿拉米达县管辖。)

于是与阿拉米达县交涉未果的马斯克,决定上诉,并称:“我没有捣乱的意思。荒谬且非理性的行为违反着公民宪法权利(自由),而且这些由非选举出来的县官员的不负责行为要马上停止。”

接下来,事情变得更加有意思。

先是美国总统川普站出来公开支持马斯克,然后是加州州长站出来公开支持马斯克。

(加州州长Gavin Newson公开讲话表示支持马斯克)

(加州州长Gavin Newson公开讲话表示支持马斯克)

与此同时,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已经强行复工,并且马斯克发布了一条推文:“特斯拉将违反阿拉米达县的规定,于今天复工。我将会与诸位一同站在第一线。如果有人因此被逮捕了,我会要求只逮捕我。”

不少媒体甚至到当地工厂采访“某员工”,该员工称“特斯拉强行复工是对我个人生命的不尊重,公司胁迫我必须开工,不然就辞退我。”

然后,舆论的争议经过媒体的发酵到达顶峰,人们认为马斯克就是一个冷血资本家,为了自己的利益和金钱不顾员工死活,强行要求员工复工。

然而争议归争议,最终在5月18日,阿拉米达县最终还是选择让步,允许特斯拉在“疫情下生产”检查合格后复工复产。

(阿拉米达县健康部门5月18日发布规定)

(阿拉米达县健康部门5月18日发布规定)

至此,关于马斯克的复工的争议算是告一段落,剩下的人无非都在猜疑“左翼右翼”政治勾结等问题,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波。

不过,作为特斯拉公关最大噩梦的马斯克,并没有停下“作死”的脚步。在发布了一系列关于SpaceX即将发射的星链任务(推迟)和载人项目(DM2,北美5月27日)之后,突然在5月18日发布了:“吃红药丸吧。”

并且收到了川普女儿的回复。

然后,马斯克再次被群起而骂之。

(Lilly Wachowski是电影制作人)

(Lilly Wachowski是电影制作人)

原因是“red pill”有一层网络含义是,由于“女权”“人权平等”势力产生的矫枉过正情况,使得一部分组织用该词语表达“真相其实是有些人利用这些权利诉求过分压制男性和白人”。

于是各大“女权”主义者感受到了来自马斯克的严重侵犯,纷纷发声表示对其谴责,并在媒体头条上摆着“马斯克公开歧视女性”等字眼,再度将马斯克丢进舆论漩涡。

“吃点药吧,各位”

如果单纯的只是大致浏览一下媒体,很容易就产生与所谓“主流媒体”对马斯克的一致看法:“一个冷血且歧视女性的黑心资本家。”

但问题是,在这些茫茫多的信息大海中,本质上孰是孰非很难去分辨,但起码要将故事的两面讲全,才能给予读者相对客观的视野,才有可能让看客认清全貌,自己独立思考。

“Take the red pill”其实正是这个意思。

这句话其实源自于1999年上映的《黑客帝国》(The Matrix),片中原话是这么说的:“不幸的是,没有人可以告诉你Matrix到底什么样,你只能自己去了解。如果你选择吃蓝色药丸,那么眼前的一切消失结束。你会在床上醒来,相信一切你愿意相信的东西。如果你选择吃红色药丸,那么你将继续待在这里,而我则向你展示这未知世界到底有多庞大。”

“吃红色药丸”即是违逆自己原本固有的观念,实事求是,通过尽可能的了解事情的原本面貌,再逐步认清事实。但大部分人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都会选择“蓝色药丸”,原因很简单:因为很难走出舒适区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,在如今信息爆炸时代,一部手机囊括的信息量堪比无数个图书馆,各类不同的内容应有尽有,但你会发现自己获取的信息内容、观点立场的“单一性”越来越强,最终多样化的内容并没有让你更加博学,反而是掉入了一个“舒适”的个性化内容世界。

人们潜意识里不愿意看到与自己相悖的观点,因为会打破自己原有建立的认知体系,而这个过程在内心是痛苦的,所以都会有意无意地去看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,或持与自己一致观点的内容,久而久之逐渐脱离了世界真相,活在了“楚门的世界”。

笔者相信马斯克的本意正是如此,并且还有一些证据支撑这种说法。

关于复工的风波,争议点就在于,有些人认为“疫情局势下,密集的工厂生产会导致疫情进一步加重,所以工厂停工一段又无所谓,赶着复工一定是马斯克对金钱的渴望。”

按照一般情况下,似乎这套逻辑是正确的,但却忽视了太多内容。

首先,导致疫情疯狂爆发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包括人们没有对其产生天然抗体、防护措施重要性不了解、医治措施没跟上、对病毒了解不足等等。所以前期政府发布一些“禁足令”是可行的,因为这一阶段“宁可错杀,不可放过”的强制性措施,可以提供医疗机构一些时间来做准备。

但如果一直按照强制性封锁的规定执行,那么一方面人们自身的免疫系统会变弱,另一方面更是严重加剧了经济创伤;尤其是经济问题,看似只是国家整体GDP数值的下滑,与自己无关,实则关乎着每个人的生存问题。逻辑很简单,经济整体状况下滑,很多行业不景气,随之而来的就是相关公司的收入下滑甚至破产,而最终落到个人身上就是工资减少甚至是无工作。

本质上,在人们对病毒产生一定抵抗能力,以及医治措施跟上后,只要做好防护措施,就不影响复工复产。比如中国2月份复工的“非核心产业”公司数不胜数,因为人们认知到了病毒的可怕,引起了公共场合和个人做好了相关防护措施,从而做到了安全的复工复产。

其次,前面提到经济重创导致的个人生存问题,这其实对于大多中国老百姓而言,还稍好一些,因为消费观念的不同,中国人都多少会有一些储蓄。而反观美国人,提前的消费观和信用卡的使用历史,他们大多“明天钱今天花”。

根据美国西北相互人寿保险公司的调研,不算抵押贷款的金额,千禧一代平均每人拥有28000美元的个人债务;美联储在美国家庭经济状况报告中,先是美国有44%的成年人连400美元现金都拿不出来;银行利率机构GOBankingRates统计显示,2016年,有69%的美国银行账户中存款低于1000美元。

美国劳工部近日公布的数字显示,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,截止5月9日为 2507.3万人,创历史新高。数据显示,美国4月失业率升至14.7%,为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值。

这些因素叠加起来,对很多美国人而言,“可能得病被医治好”与“复工赚钱还贷款、信用卡”的选择,结果一目了然。(在上文提到被采访的特斯拉员工新闻中,很多回复中都是谴责“这人就是想待在家里拿补贴”,或是“你不工作,让给我吧”)

最后,马斯克之所以与阿拉米达县闹得不可开交,其中根本原因在于特斯拉从3月份被迫停工开始,一直在与阿拉米达县交涉,试图获取信任和许可。而之后加州政府已经将疫情等级降至2级,并明确说明核心产业(包括生产企业)可以复工,且附近的城市很多生产企业早在5月初已经复工;此外在阿拉米达县FAQs中,也允许了特斯拉复工复产,但最后却正面回应“Tesla must not reopen”。

更有趣的是疫情更为严重的底特律,三大美国车企也已经确定了5月18日复工,反而是阿拉米达将“禁足令”延期至5月底。

(阿拉米达县疫情状况)

(阿拉米达县疫情状况)

(底特律所在地韦恩疫情状况)

(底特律所在地韦恩疫情状况)

退一万步讲,当时中国疫情正值顶峰时,特斯拉上海工厂自2月10日复工以来,因为采取了合理的防护措施,至今无一例确诊病例。甚至特斯拉为此做了一本长达38页复工复产手册,介绍所有相关需要注意的细节。

(册子中包含所有防护设备措施和规定的介绍、个人复工所需注意防护、防护措施供应商是谁、身体不适在家休息的规定等)

(册子中包含所有防护设备措施和规定的介绍、个人复工所需注意防护、防护措施供应商是谁、身体不适在家休息的规定等)

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斯拉在5月9日《致员工的复工信》中详细的介绍了,当前的疫情情况、公司如何制定的合理复工措施、上海工厂运行情况、为什么复工以及我们为此做了多少准备等。

其实,自己想象你会发现一个挺迷幻的事情,为何“禁足令”如此严格的美国,疫情情况却一直在恶化。通过前一阵一些到街头抗议“禁足令”的视频就能看出来其中端倪,就是很多人至今对疫情严重性仍没有了解,个人防护措施完全不做。

另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此次新冠病毒“攻击”的多是老年人和身体衰弱之人,而恰恰美国防疫政策中有一项为:“老年人在养老院待着防疫。”从而使得本就身体衰老的人聚集成群,接连确诊。

扯的有些远,我们回到主题上。如果仅仅从媒体公布的内容角度看,特斯拉复工一事是“黑暗资本”,而如果纵观全部背后的信息,特斯拉复工则是一件相对合情合理的事情。

总结

特斯拉之所以着急复工,当然“合情合理”只是一方面;而另一方面则是作为企业要活下去的根本。

瑞信的分析师估计,特斯拉工厂关闭起码每周烧钱约3亿美元。再加上特斯拉上海工厂还未实现完全国产化,美国工厂的停滞也在一定程度上牵连其上海工厂,前一阵有消息称,由于美国供应商的无法复工,导致上海工厂可能会停摆一阵时间。

尤其对于刚刚提前量产交付的Model Y车型来说,遭到巨大伤害,作为马斯克预期的销量之王车型,刚刚实现交付,就被阿拉米达县多番责难,导致唯一能够生产Model Y的弗里蒙特工厂长期停工。

其实对于特斯拉而言,其现金储备还真的不惧“烧”这些钱,但接下来的Q3季度至关重要。

一方面是最终财报上的“是否盈利”对公司发展前景影响巨大,如果实现了连续4个季度盈利,就可以进入标普500,从而进一步加速特斯拉成长;另一方面则是马斯克的“人文关怀”,特斯拉停工就意味着相关供应商的收益下降,这不仅意味着自己的员工利益受损,还将牵连无数个员工的生活。

或许“人文关怀”的说法说会被人认为是“假大空”,但稍有调查研究的就会发现笔者并没有夸张。无论是他发展新能源事业,还是航空航天事业,亦或是脑神经接口事业,他的目标都在于“将人类生存的质量进一步提高,将人类生存空间进一步拉大”。

马大嘴在社交媒体上毫无遮拦并非一两次了,但几乎每次都在后来证明了自己,让那些曾经对其冷嘲热讽的人“左手打自己右脸”。他还在近期发布了推文“cancel cancel culture”,以嘲讽那些不根据事实和证据就“跟风”批评别人的做法,希望他们能摆脱(cancel)这种行为(cancel culture)。

注:cancel culture指的是人们不依据事实和证据,就跟随某些有意者批评和咒骂某人,而批评本身却是站不住脚的。

(“More fun,less shun!”译为“多一些快乐,少一些回避”)

(“More fun,less shun!”译为“多一些快乐,少一些回避”)

马斯克的怪诞言论恐怕还会一直持续下去,至于你该相信谁,就如同《黑客帝国》中“你选择哪个药丸”是一样的。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